尼克柚子

【千我】断片儿「C1」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咱千哥戴着口罩帽子拽的正儿八经的
“刚下的飞机”OMG,我在电梯里和我千哥偶遇了,偶遇了!千哥居然住我隔壁。不行,我要淡定,淡定。
“大晚上的,去哪啊你”
“去超市,我毛巾牙刷什么的都没带”
“一起吧,我正好也要去,我车在地下车库”
“不用了,”
“你知道超市在哪”
“我可以打的啊!”
“现在已经1点半了,女孩子家家大半夜的一个人不安全,其次你也不一定打的到的”
woc一楼已经过去了,我们已经在车库了,看来我再说什么都没用了。

——————————

“上车”
我以为自己很自觉的开了后座的门,
“坐前面”
看见千哥往我这边来了,自觉想起系安全带。
“你会在这儿待多久,”
“不知道耶”
“还走吗?”
“应该⋯⋯不会”


——————————

大半夜的超市真的没人,推着小车向前进
说真的牙刷这种东西真的没什么好挑的,偏偏又这么一排都是,
“内什么,千哥,帮我参考参考?太多了挑不来”
“你确定?”
“嗯嗯嗯嗯,还有牙膏和毛巾”
然后接下来的对话就是
“这个薯片挺好吃的,要吗” “要!”
“芬达苹果味的要吗” “要!”
“这种牛奶楠楠说好喝,要吗” “要!”
“这苹果挺新鲜的,要吗” “要!”
“走吧,买点猫粮和罐头,阿花口粮没了”
“你养猫了?”
“嗯,布偶猫,你要去看看它吗,”
“要要要!”
不要告诉我我眼睛在发光,不可以,不允许!
“在法国的时候想养结果房东太太不让,自己也没时间,就天天去逗街口水果摊的虎斑猫玩,回北京了阿土又怕猫,死活不让我养。”一起推车去结账的时候就自顾自的叨逼叨。


“喂,姑奶奶你买个牙刷买到外太空去了吗?”来自一个独守空房的阿土
“没那回事,我”哎呀,忘了阿土了
“喂,阿土,小曼在我这里,你先回去吧。”
“得得得,那我回去了,阿曼你回家发个短信给我啊,我手机要没电了,挂了昂”
“拜拜”

————————————
我进他的公寓的时候,其实挺惊讶的,大致的装修还是他的风格,但我不知道沙发边上那个1米多高的麋鹿木雕是不是我当时画在他桌板上那个。
“喏,酸奶,草莓粒的”
“谢谢,”
“你小心点,阿花会扑过来抢的”沙发扶手上正端坐这一只喵,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手里的酸奶
“你们俩玩吧,我去煮宵夜,冰箱里好像还有馄饨”
我坐在沙发上等他,看着他。
多久没这样看着他了,整个空间里只有我和他,连时间都好像静止了,怎么办啊,有点想哭了。
“去洗个手,吃馄饨,”
他盘腿坐在地板上,就着茶几上的那碗馄饨
“原来学校门口卖馄饨的老爷爷去世了”
“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吧,那天路过准备买碗馄饨,结果挺隔壁奶茶店的阿姨说是心脏病去的,”

————————————
“很晚了,我该回去了”
“我送你”
“不麻烦你,就在隔壁,”
话是这么说,他还是送到了我门口
“我们还能回到以前吗?”
我背对着他,右手却被他牵着,
“我以为你会把我忘了,也希望你把我忘了”
我带着鼻尖的酸答非所问,却也是最好的回答,
“你让我怎么忘!”他的声音高了几分“开心的时候会想起你和我一起笑,不开心不时候会想起你还牵着我的手安静的陪我,你是那个楠楠在家绝口不提单独和我在一起就挂在嘴边的那个会画画的姐姐,你是那个小凯和王源儿嘴里那个被我骗到手的女孩,我等了你四年,你一回来就要我忘了你,却不告诉我要怎么样才忘得了一个比自己还重要的人”
本来就只有半米的距离,他一拉,我整个人都在他的怀里,被紧紧的箍住。

———————
看不懂就继续看,看完了总会懂的

【千我】断片儿【序】

【新人,请多指教】
【看得懂就怎么看,看不懂就继续看下去,看看就懂了】


“喂。阿土,我下周一回国,差不多那天晚上9点多到”

“呦,咱小姑奶奶怎么想着回来了。”


“你姑奶奶我已经完成学业,准备回国为建设和谐社会出一份力。”


“回北京还是哪儿啊”


“北京”


“找着地方住没”


“找着了我还找你啊”


“成呗!回来姐姐带你吃香的喝辣的荡漾起来飞起来”


“行,我挂了啊,回头聊,编辑催我了”


“去吧!皮卡丘!”


——————————


我在法国待了3年,在这里学美术的同时也成了一名品酒师。


阿土本名跟土字根本不搭边,杨燚(yi第四声)我高中三年的最好的朋友,因为真的是个土豪,所以叫阿土。阿土几乎掌握了我所有的喜好忌讳和秘密。


哦,我啊,我叫马曼西,21了,我花了所过的人生1/3.5的时间去爱一个我的高中同学,在他的万千追求者中,我真的算不上什么。因为他是易烊千玺。


嘘,这也是个秘密。


————
“喂喂喂!千哥!重磅炸弹来袭!”
“什么事啊你,一惊一乍的”
“她要回来了”
“啪嗒”
“喂?”
“没事,手滑,手机掉地上了,她什么时候回来”
“下周一,晚上9点差不多到”
“她住哪”
“我安排咯,所以千哥你不来讨好我一下”
“随你,我现在住檀香公馆,你看着办,挂了。”
“啊喂!”


【明眼人都看的出阿土会是个神助攻】


【其实不是】

西瓜切小块,剔籽,

复习前放进冰箱,

复习中途休息吃,


情源【短篇】【双视角】【试水】

       反响好的话,中考结束后开始接下去写。

        保证不弃坑!
       
        手癌晚期请谅解。

—————————————————————

       毕业晚会还在继续,我发了个短信给王源,

        “到篮球场边上来一下,”

  

       我看到他了,他跑过来了,我也走了过去。

      

        “什么事儿、”

        我抬起手,用一只手指抵住他的唇,

         “王源,你先别说话,听我把话说完,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在初三的第二个学期插班进来吗,我不是离开父母就活不下去,原因是你在这儿,到二班来是一个意外,本来能来南开看你,我已经很高兴了,平时我们俩没说过什么话,我也没有什么举措去表达对你的好感,但是我觉的你的时候,教室里空气都是甜的。”

        

         “那我、”王源再一次被我打断,

         “我知道打断你说话不是件礼貌的事情,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我开始有些咽,“明天我就了,”

          “你去哪”

          “俄罗斯,圣彼得堡”

          “你一个人去俄罗斯念高中,读大学?”

          “对,你知道圣彼得堡有所列宾美术学院,那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地方,我、”

          “那你还回来吗?”他也打断了我说话

         我没有回答他,觉的告诉他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回不回来,也没什么差别。

      

         他拉着我躲在篮球场边上的灌木丛后面,

          

           “我看到私生了,别说话。”

         

        狭窄的他与灌木之间的空间里弥漫着让我着迷的气息,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和他距离那近,近到我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和心跳。

         我的手还在他的手里,没有勇气开,挣也不想挣开。

          那天晚上我走了,我带走那一颗还爱着他的心,和那一架他用草稿纸折成的飞机。

         

【源视角】

         她在毕业晚会的途中把我叫出去,她就站在篮球场边上,傻瓜,明明知道那里蚊子很多的。

        她向我表白了,我今天也想表白的来着。我刚想说“那我们在一起吧”却被她打断,食指抵着我的唇,她告诉我她明天就走,去俄罗斯读书,她所说的列宾美术学院我听她说过,她每次提到这所学院眼睛里就有光。

       

          可是我问她会不会回来,她没有回答我,可能就是不再回来了。

       

         私生真的让人讨厌,他们又来了,我拉着她躲到旁边的灌木丛后面,左手牵着她的右手 ,她夹在我和灌木之间,这个傻瓜脸红了,我轻轻的在她的发旋落下一吻。

         她还是走了,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

               

                      “我早就喜欢上你了”

可以说是一分钟看完我的第一部文

想开坑,想写文,

想把女主写成一个路人粉,

一个插画师,很独立的一个女孩,


可能她会从下意识的拒绝一切

到会慢慢的去依恋他,

慢慢看清他在自己心里的位置,

慢慢认识的自己的情感,

试图表达自己的对他的爱,

然后一声不响的走,

就像最开始,

她一声不响的来,


可能他会从开始不经意的注意,

到慢慢走进她的世界,

慢慢的懂了一颗封闭的心,

慢慢习惯了身边有她的存在,

看见自己的感情却不敢正视,

直到有一天看见她走了,

他看见她离开的整个过程,

却不知道她为什么离开他,她要去哪,

他要怎么才能再找到她,


我不知道他和她会在哪相遇,

也不知道他和她再见面会在什么时候,

更不知道他和她再相遇会流露怎样的感情,

但我知道最后的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别墅旁的老树枝桠全秃,嶙峋的干枝赤裸地袒露在外。深雾朦胧了它的纹理,钻进人眼底,带着肃穆庄严的味道


这片天,像你一样,让我痴望,等待着自己的沉沦,毫不犹豫地去明知故犯了。